村官陳玲:“小丫頭片子”變臉記
  本報記者 黃丹羽
  因為從小在農村長大,常常看到家鄉老百姓的訴求得不到解決,陳玲心裡一直有個“從政”夢。儘管畢業後進入銀行工作,高薪又體面,她卻總覺得“不甘心”。
  工作到第四年,她終於決定跟隨內心的聲音,重新走進校園,併在獲得安徽大學社會工作專業研究生學歷後報考了大學生村官。
  村民吵不吵,取決於事情辦不辦得好
  2013年8月,陳玲被選聘為安徽省第五批大學生村官,分配在馬鞍山市雨山區佳山鄉超山村,擔任黨總支書記助理。
  超山村不通公交車。為了上班方便,陳玲特意去考了駕照。第一次開車進村,糟糕的路況讓陳玲膽戰心驚。原本只有十幾分鐘的路程,她開了足足40多分鐘。
  入職時,恰好大隊文書辭職,陳玲便接過了文書的擔子。
  和陳玲同辦公室的同事負責辦理養老保險等業務。有時同事出門在外,上門辦事的村民就會要求陳玲為他們處理。可是當時,陳玲對養老保險一無所知,只能讓村民“下次再來”。“遇到好說話的人還好,有些人上來就直接罵我。”陳玲說,“我覺得很委屈,可是又要想辦法解決。”
  和黨支部書記溝通後,陳玲前往鄉勞保所進行實習。經過一個多月的實習,她把養老保險的相關政策、業務流程學了個透。“老百姓雖然有時候不講理,但他們只是想把事情辦成。”陳玲說。
  不久後,一位村民來給舅舅申請喪葬費。陳玲拿過材料一看,情況有些棘手。為了讓村民少些麻煩,她親自帶著那位村民到鄉勞保所,一天之內補齊了所有材料。“你這個小村官還不錯。”得到這樣的評價,陳玲心裡美得很。過了幾天,那位村民還專門帶了牛奶來感謝陳玲。“我說不能收,他放下就跑了。”陳玲笑道。
  來到超山村之前,陳玲就聽說“超山村老百姓不好講話”。可是經過這件事,她發現,老百姓其實很簡單。“他們和你吵不吵,取決於他們的訴求有沒有得到滿足。你能為他們辦實事,他們其實就會對你好”。
  從失敗中學習,在打擊中成長
  做村官之初,陳玲的工作就是伏在案頭寫各種材料。她覺得,“每天都做這點事情,沒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”。沒過多久,村裡開展老農保信息核對工作。村裡將近1000戶村民的資料,許多信息都是錯誤的。有些姓名是錯字,有些連性別都錯了,需要村幹部一家一家去核對。
  陳玲主動請纓,申請負責西塘片區的信息核對工作。“當時我信心滿滿地向領導保證,我一定能辦成。結果一個星期以後,別人都搞好了,就我沒搞好。”
  原來,因為村民對陳玲不熟悉,擔心她是騙子,許多人都拒絕向她透露身份信息。“我當時才感悟到,你不深入走訪,老百姓不瞭解你,肯定沒法開展工作”。
  還有一次,村裡要進行道路改造,書記要求陳玲寫一份策劃方案。雖然心裡“發虛”,陳玲還是硬著頭皮向領導保證:“交給我沒問題。”她上網找到策劃方案樣本,結合村裡的情況,完成了一份自以為“很完美”的策劃方案。“領導把方案帶到鄉裡,回來跟我講,鄉裡領導給了評價,說一點實質性東西都沒有。”陳玲說,“村裡現有路況如何,打算怎麼維修,需要多少資金、材料、人工,後期維護的計劃,這些我都沒有寫。”這件事帶給陳玲的觸動,就是自己所學知識和基層經驗必須結合起來。“不調查就沒有發言權,空話、大話這些對老百姓來講一點都不實際”。
  於是,陳玲開始跟著老書記、老主任一起到村民家走訪。每天,她都隨身帶著一個筆記本,清楚地記下誰家困難需要申請低保、哪段道路不平希望修繕、村民希望多為青年人創業提供幫扶,多為中年人拓寬就業渠道……經過兩個多月的走訪,超山村3000多村民基本都認識了這個大學生村官。
  今年7月,陳玲在黨總支換屆選舉中高票當選黨總支書記。
  不久前,村裡舉行村委會換屆選舉。從選舉實施方案到選舉辦法,都是陳玲獨立制定的。那段時間,每天下了班,她就把頭埋進村民自治選舉法和黨章里去,有時甚至整夜不睡覺。“為這事還和老公吵了一架。”她笑道,“我就是想讓選舉完美一點,別出任何紕漏。”
  眼看選舉按部就班地進行,似乎一切順利。可是陳玲沒想到,在最後公佈結果時,她還是經歷了人生的“第一次”。當時,兩位村民由於對選舉結果不滿意起了爭執,廝打到頭破血流。陳玲試圖協調,卻被鬧事村民和家屬指著鼻子罵,甚至把她堵在辦公室里進行威脅。她頂著巨大的壓力,在雙方之間斡旋。“以前作為書記助理,很多決策都由領導提前做好,我去執行就行了。但現在不同,既然我是書記了,就得把責任擔起來”。
  陳玲花了一個多月時間,多次上門調解,終於打動了村民。最終,雙方在賠償經濟損失後握手言和。而且都和陳玲成為了好朋友。
  “小丫頭片子”大變臉
  當上書記,和從前當助理大不相同。黨委班子一共6個人,只有一個人比陳玲年紀小。他們直呼陳玲的名字,把她當成“小丫頭片子”。“我當村官的時候確實比較和氣一點。在銀行工作習慣了微笑服務,跟誰都笑眯眯的”。
  為了改變形象,陳玲去求“前輩”支招。老領導告訴她一句話:“一定要樹立威信。”
  聽了老領導的話,第一次召開黨組會議時,陳玲就“變了臉”。“我很嚴肅的和他們講,不管以前領導怎麼做,從我陳玲開始,要立規矩。”她根據自己對黨委委員們的瞭解,根據每個人的特長給他們分好工,責任明確到人,並且制定了嚴格的獎懲制度。打那以後,工作時大家再也不會和她“嘻嘻哈哈”。
  超山村以農業為主要產業,山地面積廣闊,養殖業較為發達。為了讓村民過上更好的日子,陳玲動起了創業的念頭。她和其他村幹部一起,跑遍了周圍的每一個山頭,最終在水壩旁邊選到了一塊理想的土地。“畜牧業污染問題比較嚴重。那塊地平坦,離村子比較遠,有利於控制污染。”陳玲找到村裡的養殖大戶,依靠他豐富的經驗和資金、人脈資源,幫助村裡的養殖項目正式立項。“等到土地流轉結束,就可以開工了。”陳玲說,“我不敢說自己能給老百姓帶來多少利益,但這個項目要是能做起來,至少能解決一部分村民的就業問題。”
  接下來,陳玲還打算組織有意向的村民,到她在六安壽縣的同學那裡去學習黑花生、紫薯種植技術。
  擔任大學生村官僅僅半年就當選為黨支部書記的陳玲,在超山村的土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價值。
  不管在老百姓那裡受多大的委屈,陳玲從來不哭。只有回到家看著不到1歲的兒子,她才會偷偷掉眼淚。可是每當聽到老百姓的誇獎,陳玲就會覺得吃得苦都不算什麼。“經常有人說,陳玲雖然年輕,但做事還是比較公平公正。老百姓給我這麼好的評價,我怎麼能不好好乾。”
  陳玲希望,在自己任職期間,把“歷史遺留問題”儘量解決掉。“舊問題解決掉,新問題不發生,那是最好的”。
(編輯:SN010)
創作者介紹

kx49kxxy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