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網10月8日電 英國《金融時報》8日刊登署名愛德華•盧斯的文章稱,在從小布什手中接過總統大權後,美國總統奧巴馬立刻拋棄了“全球反恐戰爭”一詞。但不久前,他發誓要“削弱並最終摧毀”極端組織“伊斯蘭國”。就這樣,在兜了一大圈後,奧巴馬幾乎又回到了原點。
  文章稱,事實上,美國反恐戰爭在既定目標上取得了成功。小布什的最大創新是設立了國土安全部。如果人們把2001年9月11日以來美國國內的恐怖企圖列一張表,會發現它們的技術含量越來越低、效果越來越差。從奧巴馬上任第一年被挫敗的底特律民航客機恐怖襲擊案,到他在任第5年發生的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,每次恐怖襲擊企圖都比上一次更加“業餘”。同樣的結論也適用於美國的盟國。自9年前的7月7日倫敦發生爆炸案以來,歐洲沒有發生任何重大恐怖襲擊案。西方民眾已經適應了這個安保更為嚴密的時代。
  如果這就是美國反恐戰爭的“資產負債表”,為什麼還要為此夜不能寐呢?原因主要是,這張“資產負債表”低估了代價。其中最大的代價是,一場不宣而戰的戰爭正在損害西方對現實的把握。短視的思維導致糟糕的決策。
  文章指出,在近日的講話中,奧巴馬刻意避免使用“戰爭”一詞。儘管目前美國在伊拉克部署了逾1000名軍事人員,儘管美國一個月以來發動了逾160次空襲,但他仍堅持將其摧毀極端組織的計劃稱為一場“戰役”。類似的,美方人員所穿制服也都是“顧問”和“教員”的制服。這種委婉的用詞導致任務偏離了原來的方向。
  文章稱,2011年,奧巴馬過早的將美軍從伊拉克撤出,無意間為今日肆虐的叛亂活動創造了條件。他留下了一個真空,並將之稱為和平。如今,他小心翼翼地重返伊拉克,祈禱能夠一切順利。
  奧巴馬的批評者——無論是右翼的還是左翼的,都希望奧巴馬能承認:美國已向“伊斯蘭國”宣戰。不然的話,奧巴馬政府還有何理由發誓要將“伊斯蘭國”追到“地獄門口”?去年,奧巴馬曾呼籲美國國會廢除授權對“基地”組織動武的法律——該法是“9•11”襲擊後不久通過的。當時,他說:“如果不管束我們的思維……我們可能會被拖入更多我們不需要打的戰爭。”如今,人們很容易用奧巴馬當時的警告回過頭來抨擊他。奧巴馬政府向“伊斯蘭國”發動攻擊的權力,正是通過那部未被廢除的2001年的法律獲得的。
  文章還稱,對於摧毀“伊斯蘭國”,主要的反對意見是,如果美國不大幅增加地面部隊人數,就不可能摧毀這個極端組織,而那麼做引起的麻煩比既有的麻煩還要大。近日,奧巴馬稱贊伊拉克組成了以阿巴迪為首的、更具包容性的新政府。對此,文章指出,與打造出一支友好的敘利亞軍隊相比,“攢出”一個合法的伊拉克政府簡直是“小事一樁”。奧巴馬已要求美國國會撥款培訓3000名敘利亞反對派部隊,這一目標要好幾個月才能見效。而“伊斯蘭國”如今麾下至少有2萬名戰士。此外,美國還要面對不太情願的盟友。土耳其並不想認真幫忙。沙特阿拉伯的支持也不冷不熱。以色列則持懷疑態度。而奧巴馬未尋求建立合作關係的伊朗,則正等著從中收穫“意外的好處”。敘利亞總統巴沙爾•阿薩德也“抱有同樣的想法”。
  文章指出,如果將“伊斯蘭國”追到“地獄之門”的不是美國的軍隊,還有哪國軍隊會這麼做?這個問題把人們帶回到了起點。奧巴馬想摧毀一個按他所說尚未直接威脅到美國的實體。小布什曾將之稱為“先發制人的戰爭”。奧巴馬政府則稱之為“平叛戰役”。這難道不是一種沒有差別的“區別”嗎?
  文章稱,奧巴馬的目標,是在“伊斯蘭國”對美國本土構成威脅前阻止它。歷史經驗表明,更大的風險在於,又一次中東冒險所蘊含的嚴重不利因素。奧巴馬的誠意不容置疑。有疑問的是他是否具備努力走出戰爭迷霧的能力。
(原標題:外媒:奧巴馬誓言摧毀極端組織 美國反恐回到原點)
(編輯:SN117)
創作者介紹

kx49kxxy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