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媽的,我今天就是代表政府來導正你,看你服不服!”那天,王德川又萌發故態,抓住堅決要求回大陸的羅平,把他的頭按進水裡,抓起,再壓下去,再抓起,再壓下去。
  林水源看見是羅平,不知哪裡來的勇氣,大叫王德川住手。“你他媽的王德川,你是真的想搞出人命是不?”林水源大罵道。
  王德川見是林水源,又看看已經被嗆得半死不活的羅平。
  “算狗日的你好運,林兄幫你求情。”
  羅平老家就在蘇北徐州一帶,他說當初內戰時,國民黨軍隊把他家搶光,全家除了妹妹外都餓死了,他恨國民黨,帶著妹妹逃到解放區就加入瞭解放軍。
  林水源算算時間,那時剛好是他所在的國民黨部隊從徐州出發往駐地的時間,說不定他的部隊還搶過羅平他們家,這些,他都沒說,但他一看到羅平,就覺得很內疚。
  到了決定去向的日子,林水源勸了羅平幾句一起回臺灣故鄉。“林兄,你救過我一回,我尊你為兄。但這事,你再勸我,我就不喊你兄了,連兄弟都做不成。”羅平說。“你知道回去會如何的?”林水源語重心長地勸他。
  羅平想了想說:“但畢竟那是我的家。”
  去臺灣的前一晚,在仁川港邊,美軍軍樂隊在演奏輕快音樂,百餘營帳搭成了一大圓圈,每個帳篷內燈火通明,準備前往臺灣的“反共義士”在這裡吃完最後一餐。所謂“反共義士”,絕大多數是被俘後覺得無顏返回大陸、被裹挾去臺灣的志願軍戰士,他們的內心充滿了恥辱感。
  大約每五百人登上一艘登陸艇,每五艘一個波次駛向外海的運輸艦,等到全部一萬多人都上了船,第二天剛破曉,運輸艦就在護航艦隊的簇擁下,一路向南,駛向臺灣北端的基隆港。
  船還沒有靠岸停妥,就聽到了鞭炮聲,從基隆下船開始,沿途就有大批民眾聚集,放鞭炮一路歡迎他們這些“反共義士”。
  坐火車到臺北後也是一樣,他們站在軍用大卡車上,接受民眾的熱烈歡迎,行程特別趕,一會兒要接受各級首長的召見,一會兒要參加什麼“同心愛國”之類的活動。
  林水源,一個臺灣人,原本參加“國軍”,被俘到共軍,又從共軍被俘,成為“反共義士”,最後回到臺灣。他的特殊身份經歷被當地政府拿出來大肆宣傳一番。
  但他關心的是,還有沒有其他跟他一樣的臺灣兵從朝鮮戰場上回來,聽說有少數幾個,心裡也稍微安慰點。
  林水源要回家的那一天,縣長、鎮長、地方士紳,林家的親朋好友,還有看熱鬧的鄉親們,通通都到場了,聚集在他家門口,等著林水源的歸來。
  車子才到鎮子口,鞭炮就大作,連串地響。這串鞭炮長長的,一直爆到他家門口。林水源一下車,什麼縣長、鄉長、地方士紳就涌上去跟他握手,拍拍他的肩。
  看看這些人,有當年為“大東亞聖戰”聲嘶力竭的,也有大力宣傳年輕人建設祖國的,當年趕著年輕人去送死的就是這批家伙,他們的嘴臉令人噁心,但林水源畢竟看得多了,沒有當場翻臉,隱忍著不爽,客套地笑了笑,搭腔幾句。  (原標題:回到臺灣)
創作者介紹

kx49kxxy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